首页 > 昆山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女主角

她们撑起了知产审判中的“半边天”

——知识产权法院女法官掠影

标签:女主角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王春霞

周丽婷

张晰昕

□ 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 王春霞

2022年4月26日是第22个世界知识产权日。知识产权审判在服务和保障构建新发展格局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而女性在知识产权审判中撑起了“半边天”。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现有女法官33名,占员额法官人数的52%,平均年龄42岁,研究生及以上学历占女性法官87.88%。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日前采访了其中两位女法官,倾听她们的知识产权审判故事。

张晰昕

身着法袍,一言一行关乎法律尊严

一起专利侵权案件当事人在勘验中拆解涉案侵权产品时,双手哆哆嗦嗦。主审法官张晰昕感到异样,关切询问眼前“壮汉”是否身体不适。这位40多岁高大壮实的男士坦言,“从来没有打过官司,看到你们特别紧张。”

这个场景深深印刻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张晰昕的脑海中。“触动特别大。”今年48岁的张晰昕告诉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一直都觉得自己就是普通人,当时突然意识到,从当事人的角度看,法官身着法袍,代表国家法律的尊严,自带神圣光环。自此,张晰昕时刻提醒自己,作为法官,要特别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

25年前,出于少时对法官职业的向往,学习计算机专业的张晰昕大学毕业入职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担任网络管理员。之后,她上了全国法律干部业余法律大学,在职攻读北京大学法律硕士。2006年,张晰昕被调入北京一中院民五庭,开始从事知识产权审判。2014年,通过遴选,入职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一开始,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法官需要审理不同的知识产权案件。2016年年底,北京知产法院开始推行专业化团队,主要分为著作权、商标权、专利三个团队,以期法官各有专攻,应对“案多人少”难题。张晰昕被分到专利团队。

张晰昕向记者解释,专利案件包括民事、行政案件,技术含量相对较高。理工科的专业背景帮助张晰昕“从心理上减少畏难情绪”,但是,专利案件涉及的技术领域非常广泛,面对复杂的技术方案,张晰昕仍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才能大致看明白。

多年来,张晰昕坚持庭前看卷,搞清楚案件的技术方案,归纳争议焦点,列出开庭需要询问的问题。“这样开庭时不会漏审,节约开庭时间,力争只开一次庭,也节约当事人的时间。”张晰昕告诉记者,开完庭后,也会尽快把判决写好,不然其他案件插进来,会延长前一个案件的审理周期。

为了更清晰地看懂理解技术方案,北京知产法院选任了多位兼职技术调查官,提供技术支持。张晰昕倾向于先对技术方案具有初步了解,再和技术调查官探讨。“自己多付出一些,拿着初步意见和技术调查官沟通,时间长了,对自己有很大的帮助,会更容易理解类似技术方案。”

张晰昕所在的办案团队办理最多的是专利案件。最近她办理了一起植物新品种权案。原告起诉称被告销售的辣椒种子DNA检测结果显示与原告拥有植物新品种权的辣椒种子未见差异,属于同一品种,被告应承担侵权责任。

被告称,拥有所销售辣椒种子的植物新品种权,同时申请原告公证的被告销售的辣椒种子与被告拥有植物新品种权的辣椒种子做DNA鉴定,结果未见差异。

“原被告双方都有授权植物新品种的情况还是比较少见的。”张晰昕向记者解,DNA鉴定具有一定的局限性。按照现在的辣椒品种鉴定技术规程,辣椒品种采用SSR分子标记检测法进行DNA鉴定,仅涉及22个位点,位点偏少。

之后,原告撤诉,另行起诉,申请进行田间观察检测,对原告公证获得的被告销售的辣椒种子、原告拥有植物新品种权的辣椒种子、被告拥有植物新品种权的辣椒种子,3个种子进行检测。背靠背选择后,确定农业农村部植物新品种测试中心开展检测。从2021年3月开始,经过播种、开花、结果,当年12月份取得报告。结果显示,原告公证获得的被告销售的辣椒种子和原告拥有植物新品种权的辣椒种子具有明显差异,公证的种子和被告拥有植物新品种权的种子是一致的。

“也就是说,被告销售的种子并不构成对原告的侵权。”张晰昕告诉记者,之所以开始选择DNA检测,也主要是考虑该鉴定2周就可以出结果,周期短、费用低,可以节约双方的诉讼成本,减少诉讼周期。近年来国家特别重视种业安全,保护种业创新。特别是植物新品种保护可以更好地激励种业研发人员的创新火花。育种者有能力有勇气有物质基础,可以更好地创新,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加安全丰富的粮食蔬菜水果花卉等,使人们的生活更美好。

周丽婷

我们的生活与知识产权密切相关

“提到摩卡,你会想到什么?”采访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周丽婷时,她这么问。

“咖啡!”我不假思索地说。

近日,周丽婷审理的“摩卡”商标权撤销行政纠纷案入选2021年中国法院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以及北京法院2021年度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例。

知识产权案件离群众的生活并不遥远。“我们每日的衣食住行、社会交往等与知识产权密切相关,随处可见的就是著作权、专利权、商标权等。”周丽婷说。

“摩卡”案简单而言,就是一家公司于2012年5月21日获准注册 “摩卡MOCCA及图”商标,该商标核定使用在咖啡等商品上。另一家公司以诉争商标已成为核定商品上的通用名称为由,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提出撤销申请。但是未获支持,故提起知识产权行政诉讼。

该案涉及“摩卡”商标是否因演化为咖啡类商品的通用名称而应予撤销注册的判断。周丽婷介绍,综合在案证据,特别是在很多城市街头随机调查消费者对摩卡的认知情况、媒体宣传推介以及同行业经营者对摩卡的使用情况、词典的收录情况,“摩卡”普遍被认为指代的是一类咖啡商品。“摩卡”已成为咖啡类商品上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诉争商标已无法发挥商标应有的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应当予以撤销。

商标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注册商标成为其核定使用的商品的通用名称或者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但是司法实践中此类案件并不多见,且存在一些需要明确的问题。周丽婷通过该案的审理,为此类案件探索了一些裁判规则。

该案全面分析了撤销通用名称案件的裁判标准,包括时间标准、地域标准、程度标准,重点分析了注册商标因成为通用名称而被撤销是否以商标权利人存在主观过错为前提,并合理界定了撤销的商品范围。

2005年,周丽婷研究生毕业进入北京一中院知识产权庭。从2008年开始担任法官,后于2014年底进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至今她已主审了2000多起知识产权案件。之所以能够既多办案又能办好案,周丽婷坦言,这是经过了量变到质变,“历经成百上千件案子的摔打”。

在周丽婷审理的案件中,商标案件偏多,“这类案件难在对法律要件的精准把握以及各方利益的合理平衡,考量法官的法律思维和把控全局的能力。”

2022年3月,周丽婷办理的石油公司被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案荣获2020年全国法院技术类知识产权和垄断案件优秀裁判文书奖三等奖。

该案中,原告是为稠油开采提供热注汽服务的公司,自2001年至2015年,原告在由两被告共同管理运营的辽河油田冷家堡区块提供热注汽服务。2015年双方协议终止后,被告通知原告不再续签合同。原告主张两被告在冷家堡区块油田开采所需的热注汽服务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原告筹巨资建设的两台锅炉作为冷家堡区块项目的基础设施及辅助设备,具有专属性和依赖性,被告拒绝与原告续约构成拒绝交易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相关市场应当界定为全国稠油油田产区固定式锅炉注汽服务市场,而非辽河油田冷家堡区块固定式锅炉注汽服务市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在该市场内具有支配地位。被告不再与原告续约符合合同自由原则,因冷家堡区块的原油产量和销量持续下降,被告拒绝与原告继续交易有正当理由。

除了作为法官审理案件,周丽婷自今年1月份还负责技术调查室的工作。

“目前我院的技术调查官为兼职或交流人员。”周丽婷说,技术调查官的来源,包含专利审查行政机关、科研院所、大专院校、企事业单位等多个渠道,涵盖通信、医药、化学、材料、电学、光电、机械等多个专业领域。目前是第三批技术调查官,包括57名兼职技术调查官和3名交流技术调查官,任期为一年或两年。

周丽婷期待,未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技术调查官能够实现专职和兼职相结合的模式。专职技术调查官时间有保证,可以和法官进行更充分的交流,作为法院工作人员也更客观、中立。兼职技术调查官往往从事一线技术工作,能够紧跟技术发展。此外,与技术调查官相关的法律规范还有待进一步完善,以使技术调查官的选任、管理等相关工作更有章可循,使该制度在知识产权审判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 分享:
  • 编辑:肖睿     2022-04-28

评论

0/150